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No.5

第二節 迷離光環

 

特洛伊住得離畫廊不遠,很快就到了。特洛伊的室友馬克,一位胖胖的男青年,在鎮上的會計公司工作,為他們準備了茶,就識趣的進自己房間裏去了。

從收拾得很乾淨的房間來看,特洛伊是個細心和有條理的人。他拉開衣櫃抽屜,從折叠得整整齊齊的衣物裏,拿出一套藍色方格睡衣褲遞給艾斐兒:「穿這套吧,可能大一點。洗澡在這邊,跟我來......

特洛伊前面帶路,經過廚房:「餓了,雪櫃裏有食物,這裏有水壺,茶包和咖啡在這裏......這裏是浴室。」他開了燈: 「這些毛巾是我的,都是乾淨的。還有洗頭水,沐浴露......那好,晚安,明天見。」特洛伊輕輕吻了吻艾斐兒的面頰。

艾斐兒洗完澡,經過客廳,看到特洛伊在沙發上鋪好了被褥,已經躺下了。

艾斐兒換上特洛伊寬大的睡衣褲。躺在這張男性的床上,似乎間接的和他交流着某種親暱。

男性體味和男性香水交織成令人昏眩的氣味,從被單上,從睡衣裡,從房間四面八方襲來。

......
遠處飄來一個個光圈,依次飄過來......她張開雙臂,穿越光圈,向中心飛翔。黑色,藍色,紫色,桃紅,粉紅,橙黃......越往裏,越明亮。

前面有個男性裸體,看不清面孔,又陌生,又熟悉。他膚色極白,稍稍彎曲柔和的背脊,修長的雙腿。隨着風勢,不斷變換着姿勢,飄逸而文雅。長長的金髮隨風向後散開,髮梢偶爾拂向她的面頰。

光圈中心一道炫目的強光射來,一把金色的法國號,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造型美妙,音色激越......

四周漸漸幽暗下來,不遠處透出光明,循着走出去,外面陽光普照。回身看,自己剛剛出了一個洞口,上面像門楣的地方寫着字 —— 法國號幻想曲。

旁邊又個洞穴,從那裏飄出撲朔迷離的光圈。彷彿這些光圈有巨大的吸力,轉眼她已飛身進去。

......
只有早上的陽光才會是這麼新鮮的桔黃,猶如絲絨的綠谷,點綴着紫色苜蓿草,兩隻美麗的白牛犢安靜的臥在那裡休憩。

婉轉牧曲響起,是誰吹着豎笛?那裸露的男性背影,優美,剛毅的線條從背部至臀部,再蜿蜒而下…… 是誰?只知道他又陌生,又熟悉。

嶙峋山岩環繞四周,岩石縫隙間生滿綠色蔓藤。一個個整齊的斷切層面,都像鏡子一樣反射着陽光。

岩間蔓藤後有一雙眼睛,長久凝視着這裡!是草叢裡臥着的一隻少壯獅子,獅子並不危險,牠是這平安谷的守衛者。

四周漸漸幽暗下來,不遠處透出光明,循着走出去,外面陽光普照。回身看那洞口上的字 —— 平安谷。

旁邊又有個洞穴,從那裡飄出撲朔迷離的光圈。彷彿這些光圈有巨大的吸力,轉眼她已飛身進去。

......
茫茫大海,飄着一葉小舟,她正乘舟遠航。搖動雙槳的船夫,裸露的軀體呈現着男性特有的美感,他唱着一首歌,聽不清歌詞,但感覺很深情。他又陌生,又熟悉。

蘇蓮托的陡峭壁壘迎面而來,遠處的維蘇威火山口偶爾冒着陣陣輕煙,龐貝古城的斷壁殘桓靜靜的躺在海底。

夕陽西下,大海披上了最奢華的玫瑰色錦袍。習習海風送來一陣隱約琴聲,那最美麗的少女塞壬(注1),坐在高高的岩石上彈着金葉裝飾的豎琴。

船夫停止唱歌,他只是仰望高處。塞壬眼中串串淚珠,像綠色珍珠般從美麗的面龐垂下。船夫英俊的面孔現出狂愛的痛苦,他目不轉睛的凝望那雙綠眼睛,綠色的眸子深不見底。船夫只打了一個寒噤,就迅速跌下黑綠色的深淵。

塞壬尖利的笑聲在海上迴響,霎時間一陣強風刮來,拔去了塞壬的雙翼,她背上鮮血狂噴!豎琴聲竟然像警笛那樣刺耳尖叫!

船兒顛簸幾下翻倒了,艾斐兒跌出洞穴,看到洞口上面的字 —— 海上琴聲。

艾斐兒拼命穿過那些撲朔迷離的光圈掙扎回來,怎麼做了一連串香艷情慾的警幻綺夢?想想夢中那三個怪洞,還有洞口上的標題,不正是夏綠芝那三幅巨畫嗎?

......
房間中間床上睡着的死人,他生前的一切正準備蓋棺定論。此時他的臉和白被單一樣坦然。旁邊的化妝師硬要讓他表現出些生氣勃勃,在他臉頰處畫上兩坨醉紅,這使他顯得有些不太莊重。

忽然,那化妝師抬起頭來對這邊相視一笑,輕聲說:「我知道你在窺探我!」 

那化妝師的一對眼睛,藏在濃密睫毛後的一雙神秘眼睛,諱莫若深,似曾相識......

半睡半醒間又做了一個夢!

此刻,艾斐兒心中十分清醒,但全身就是動不了。她大聲喊,沒人聽得見,她拼命抬起一隻手,那隻手重得像有一千斤。終於她猛地坐起來醒了,真的醒了,再也不敢睡了。

她看看床頭櫃上的座鐘,凌晨520分。想找本讀物來打發時間,最後只有靠在枕頭上讀着一份剃須刀說明書到天亮。

天已經亮了。

————————————————————————————
1Siren 希臘神話中的海上女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