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No.1

當太陽漆黑 當月亮血紅

 

日和夜交接的時刻,我看見異象......

天空像巨大地穹頂,風雲變幻。這一邊,火球般的太陽,迅疾下降和迅疾熄滅,猶如漆黑的炭火但仍然炙熱。

 

而另一邊,冰盤似的月亮急速上升和急速燃旺,仿似鮮紅沸騰的血。

當日和月在各自的天邊短兵相接,各自舉起黑色和紅色的光劍。

劍尖一觸即發,巨大地,靜寂地強光,瞬間將黑和紅調和,天地一片玫瑰紅。

滴答!一滴水從天上滴下來,沉重而響亮,寂靜中分外觸「耳」驚心!一顆顆水滴隨即降下......

漆黑的水面濺起點點水花,層層漣漪。我半沉半浮在水中,夜鳥在我上空盤旋。

我身上的紗衣在水中慢慢鬆散,褪落。打着飄兒遠去......

七層紗衣,七宗罪,七樣顏色,上面還隱約有些字跡。第一層白色的傲慢 …… 暗藍是妒忌 …… 然後暴怒的紅 ...... 貪婪的紫 ...... 薄如蟬翼般灰色的懶惰 ...... 褐色代表口腹之欲 ...... 嬌豔欲滴的粉紅象徵淫欲 ......隨着一圈圈漩渦,不那麼飄逸的飄遠。

罪孽的遮羞布 ......

 

人對自己的身體有着本能的羞愧,這要追溯到亞當和夏娃的原罪。

過了好一會兒,天色慢慢發白。天邊一縷青煙向這邊飄來,當來到我的上空時,聚成一團乳白色的霧靄。我漸漸失去重量升上去。

 

霧靄像柔軟,潔白的毛巾,包裹着我赤裸,蜷縮着的身體,遠離塵囂,置身度外的看着下面的世界。啊! 從沒有的溫暖,安全,祥和。

我聽見令人敬畏,帶着迴響的聲音:「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注1)

半透明的霧靄帶着我如飛而去,踏上贖罪的旅程。經過的雲層縫隙間閃着亮光,一朵朵,濃淡掩映,飄忽迷離,片片暗影在我幽暗的眸子裡反映。

飄過曠野,廢墟,叢林和草澤。

午後的陽光釋放着熱情,霧氣和仙風彌漫升騰,色彩斑斕的森林是牧神的領地。長笛幽怨魅惑緩起,重復着拖曳上行和流暢滑下的樂句。眩惑的音響音色,擴散喧鳴。

被放逐的,還帶着刺鼻羊騷味的牧神潘(注1),剛從白日綺夢中醒來,睜開縱慾過度而浮腫的雙眼,滿是對夢境中那輕柔肌膚的回味,「人的愛」和「獸的慾」在他心里同時萌動。

我看到,美麗的林中精靈們魚貫而來,私下裏的美態猶如那「幽鎖的花園,禁閉的井,封鎖的源泉」。

潘,上前搭訕,仙女們對他的冒然侵入,顯然沒有好感。落荒而逃時,最美的希林克斯(注2),倉皇中跌下了一條絲帶。回來尋找,被潘捉住手臂,要求歡好。當那手臂滑脫,潘又一次情場落敗。

嗅着絲帶上彌留的主人的氣味,紛亂的慾念,無法排遣的孤寂落寞。唯有遮掩兩隻羊腿間貪婪而亢奮的器官,再續那夢境和幻覺裏的滿足。

愛在聖潔和褻瀆之間悵然迷離

霧靄載着我繼續前行。只見夢神輕輕走來,悄聲對我耳語:「可曾到過夜的國度?」

我遂拽着夢神長袍的一角,夜鳥伴隨左右,微風掌管方向。

密雲和羣星簇擁着月后,她佇立中天,溫柔蒼白,和悅美麗。她柔手捻一束月光,奏鳴了金色的豎琴。曖昧而晦澀,痛苦而快意,傷痛而淒美,悲哀而困頓,紊亂而默契。

月下一座花園,蒼暗蔥蘢幽靜,苔蘚鋪滿曲徑。花兒低垂她們的眼瞼,欲拒還迎的和月光調情。在消沉而燥熱的夏夜,蝙蝠向花兒絮叨着淫蕩的私情,蚊蚋吸允花兒敏感的私處,貓頭鷹空洞表白着心底隱秘的慾念,花兒故作姿態的含羞矜持。

她們嘴唇上有露酒毒鳩的紫斑印記,溘然凋謝前最後一次的暢飲放縱

那遠處的銀光粼粼可是泰晤士河?河神披上銀灰色的披風,匆忙把骯髒的油污,垃圾,渣滓藏在披風下面,渾濁的灰眼睛裡滿是誠實和鎮定。灰色的波浪起伏,展開波紋,拍着均勻有致的三連音向岸邊湧來又退去。

一葉小舟載着一聲輕輕的歎息漂浮而來,又一聲接踵而至。更加堅定的揚開去,鎮靜,冰冷。

瞬間,烈焰從黝黑的河底向上升騰,河面波濤洶湧,暴怒,憤懣,沸騰。

霧靄帶我飄過這座古老而傲慢的城市時,它忽然收斂,低調得一反常態。一陣風吹來,路面上嘔吐的穢物旋轉起來,角落裏的尿臊味兒刺人鼻息。

街角的小酒館裏,幾個濃妝豔抹也遮不住鬚根的男扮女裝的歌手,妖嬈地扭動他們的肥腰肢,蜂窩狀的屁股和大腿。酒精,體臭,廉價香水,濃縮成一團。

「今朝有酒今朝醉 」的愚人們在飲酒作樂,調笑胡鬧。

飄過一個個包容了貧窮,散發着拮据異味,狹小擁擠的方形空間。失望敲打着一顆顆脆弱得像玻璃一樣的心。

淚水沾濕的枕頭上,是被心魔折磨而苦苦啜泣的臉。

再過去些,一座座大房子。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掛着厚實的絲絨窗簾。豪華奢侈的錦緞被褥不經意露出了羞恥淫亂的敗絮。殘燭熄滅,花瓣凋零。東倒西歪的酒瓶,狼藉的杯盤。狂歡饕餮後的殘渣餘孽玷污了潔白的餐巾和桌布。

燈滅了,窗戶都闔上眼睛,掩蓋着孤獨的夢境

最後,我來到一處黑暗,冒着煙霧和火光的地方。踵踵黑影匆忙而慌亂,在暗中閃爍着畏縮的目光。他們是無聊存在的一群,孤立於社會邊緣,隱藏在暗處,只在淬不及防時留下他們的身影。像等待判決一樣等待那不可知的未來,直到被時間慢慢融化,消散。

乞乞柯夫(注3)匪夷所思的買下一批雖然死去,但是名字還未註銷的農奴。他自作聰明的看到「死魂靈」的價值,意圖從中牟取暴利。

而在這夜裏,卻隱藏着一批徒有靈魂和軀體的活着的死人。他們的名字被註銷於一切花名冊上,無國籍,無護照,無駕駛執照,一切文件證明都欠奉,就連看似微不足道的水電費單也沒有。沒有這些紙片的明證,就沒有資格,價值和權利,在這個國家居留,工作,生存。任人歧視,羞辱,也自慚形穢。他們是特殊的族群 —— 黑市寄居者。

誰能看到活死人的價值?

夜間的遊吟詩人,張開黑色羽翼,行走在山林之間,飛行在樹梢之上。它的歌聲似人聲,又非人聲,只要留心,就聽得懂。

愛奧蓮(注4)豎琴,在林中當風之處,風從弦間滑過,琴音偶然天成,奇異美妙無倫,神秘詭異無比。

詩人和着琴音,詠吟那偶然而成的故事,偶然而成的悲歌。

悲劇是最受歡迎的題材,戰爭,災難,倫常,痛苦,悲哀,絕望,那才具有深沉美感。

像爛透了的葡萄,釀成一杯血液般的瓊漿,來滿足人心中的嗜血渴望。

歌聲從遠處飄來,我捕捉那飄忽不定的絲絮,「意義」若隱若現的遊走迷離,終於清晰,嚴肅的向我顯現。詩從隱秘中現出文字,樂從飄渺中將詞彙紛呈。

霧靄停下來,我側耳聆聽,我小聲隨着這聲音附和。漸漸地,越來越多聲音加入,越來越多和音,裝飾音,變奏,詠嘆調,宣敘調,敘事調 …… 迴旋在這幽旻般的黑夜。

這首夜間的康塔塔

當最後的音符漸漸收盡了餘音。有甚麼遠去了,有甚麼留下了。到處是閃光的碎片,猶如玻璃粉身碎骨後的小片,小粒,甚至是粉屑。我執一枚咀嚼,像痛苦的漿果甘美如飴,如憂傷的清蓮芬芳馥鬱。

我懷着熱望向着那最高努力,置身在一片永恆的強光中,我意識已來到天的第九層。

我眯着眼,從手指的縫隙里看到五色的祥霧繚繞,穿着聖袍的天使們在雲端列隊,號角聲,讚美歌聲響遍整個天庭,我全心感動了。

———————————————————————————————
1:聖經啟示錄214
2:希臘神話裡的牧神 Pan
3:希臘神話裡的仙女 Syrinx
4:指俄羅斯著名作家果戈理的小說《死魂靈》的人物
5:「愛奧蓮」豎琴(Aeolian Harp),一種樂器。它不需人彈奏,只是放在當風之處,任由風從弦間滑過。很多文士為它寫下了美麗的詩篇,很多音樂家研究和捕捉它的偶然而成,可遇不可求的和絃。